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一二零章 追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儿子归来,龙寿先是小心谨慎询问其回家细节,然后大骂他不听话,最后叮嘱再不许出去。若是按照以往,龙峨定然争辩几句,偷偷溜出去,不过这次龙横督特别老实,安心待在四海帮地盘,不但没再呼朋唤友取乐玩笑,而且努力修炼不知从哪学的武功。龙松柏觉得奇怪,但很欣慰,最近几日常在公开场合夸赞自己儿子经历生死,顿悟世间真谛云云。大概是惊喜于龙峨的变化,四海帮原本已经准备发出的通缉令全部撤回,完全不追究张木,甚至龙寿还有意感谢其“杀醒”儿子。

    四海帮的事暂且不提,目光转向张木竹。

    接二连三的杀戮让“九离系帮派”加强巡逻,再想潜入九火帮击杀岳坤很困难。而且此次岳坤再次身死,岳坎、岳乾、岳风立刻以九离帮、九火帮、九凤帮名义发布通缉令悬赏张木竹的人头,数额巨大,十分吸引人。这几日张木竹总觉得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不对,虽然暂时没人动手。

    “先躲躲吧,避过风头再来。”张木竹也觉得继续杀一个不会武功的岳坤无趣,倒不如等他修炼些日子再予以诛灭。爬的高摔的疼,必须让岳凌地知道“失去”的痛苦。

    小心躲避九离系帮派的追捕,还有太平楼的追杀,以及一些先赚取赏金的猎人,张木竹费尽心机在各处躲藏。追捕者中太平楼的黑衣人最难对付,他们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目标的去向,耐心追踪,坚持不懈,颇有锲而不舍的精神。而且黑衣人的攻击往往来自暗处,防不胜防,若非张木竹真气外放之术已经成熟,时时感应周围情况,他早就死掉了。不过即便仔细提防,有时候还是会有疏忽。某日,奔逃多天的“通缉犯”饥渴难耐,找到一个路边茶摊休息,顺便吃饭饮水补充体力。对于吃食张木竹特别慎重,很怕中毒,在吃饭前特意观察小摊,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小摊子器具陈旧,招牌破烂,老板手艺娴熟,待人待客轻车熟路,一看就是多年经营,绝非临时搭设,应该没问题。可没等他吃喝完毕,突然感觉腹内疼痛难忍,全身经脉剧痛。见“客人”面色苍白,茶摊老板大喜,凶相毕露,以奇异玄功向天空发出一股带闪光的内劲,而后拿起锅里用来熬粥的长勺子往张木竹脑袋上砸。

    “啊!”张木竹疼的脑筋混乱,但还有一丝意识,举臂抵挡。胳膊直接骨折。

    “哎呦,不错啊。”茶摊老板略带嘲讽的赞道,“有点能耐,我这毒换做其他人早就躺地上昏过去。”他说话的时候手上可没闲着,长勺用力击打,力道强劲。

    张木竹的身上多处骨折,内脏也受伤不轻,眼见坚持不下去,但忽然间,一股强大力量从他丹田发出,顺着经脉快速运动,将体内的毒素全部引走,最终压缩在丹田内。因毒产生的疼痛消失,张木竹头脑立刻清晰,躲过茶摊老板的一招必杀技,发动乾步天行,施展莲花身法,“砰!”瞬间消失。

    “什么?怎么可能?!还能运功?”对手忽然不见,茶摊老板显然没有想到。他与其他太平楼杀手不同,擅长守株待兔,下毒杀人,轻功一般,定然是赶不上目标的。

    不多久,几个接到信号的黑衣人赶来,看着仍旧煮茶熬粥的老板,问道:“甘大人,您发信号是……?”

    茶摊老板说:“刚刚看到一个身上有标记的目标,下毒杀他,结果那小子竟能抗着毒伤跑掉。”老板不知道张木竹是谁,也不知有关他的通缉令,但能够看到太平楼专属秘密标记。张木竹的判断并没有错,这个茶摊经营多年,不是临时设下的陷阱,茶摊老板也确实是此摊主人,非假扮。但是,没有人规定卖茶的老板不能兼职杀人,此人乃是太平楼顶级杀手,甘州甘渡狭。他常年在各地狭窄路口守着,出售茶粥食物供应过路行人。若遇到有标记的目标则直接杀掉。因其本身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所以常常能够得手。

    “您看到的人是不是这个?”黑衣人掏出一张画像,“此人叫张木,受金钱帮、九离帮、九火帮、九凤帮通缉,赏金极高,是最近咱们太平楼中层的主要目标。我们就是追捕他才来附近的。”

    “就是他,就是他。”甘州说道,“这小子干什么事啦?石磊那种人竟然会发通缉?”一般来讲,帮派发出的通缉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会给人一种“仗势欺人”的感觉,所以多数以宽容、大度著称的帮派不会轻易发。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黑衣人将张木与岳坤的矛盾说了说,“……他将岳坤和龙峨一同杀死。”

    “哦,这样啊。”甘州笑道,“看来确实有些能耐,能抗毒逃走倒也不意外。”

    “大人,此话怎讲?您是怎么看出张木实力?总不会因他杀掉两个仗着家势的废物吧。或是他灭掉玄岳帮?那是取巧而已。况且还有第三方的帮助才能侥幸成功。”黑衣人说,“当然,他能在玄江虚影下坚持那么久,也确实够强。”

    “呵呵,”甘渡狭说道,“玄岳帮被毁是意料之中,他不出手也会有别人。岳坤和龙峨更不值一提,可龙峨的老子——龙寿,呵呵呵,他竟然没有通缉,呵呵,很说明问题。”

    “龙寿?呸!提起龙寿我就气,他竟然敢杀我们的人,要不是楼里不允许报复,我们都想暗杀他们全家。”某个黑衣人怒道,“他不过是个胆小鬼,根本不敢离开领地,当然不敢发通缉令。”

    “要不说你小子到现在还只是中级成员,脑子就是笨。”甘州教训道,“我告诉你们,整个江湖,你哪怕瞧不起鼎元帮的颜枕,也绝对不能瞧不起龙寿。龙松柏实力也许不行,但眼光和算计……哼!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能比的。小子们,纵观江湖,‘外地人’谁没死一次两次,但我可以告诉你,作为第一批进入武侠世界的人,龙寿闯荡武林几十载,从没‘翻过船’。谁能比?”他似乎有些不喜欢面前这几个骄傲自大、狂躁不安的黑衣人,“好啦好啦好啦,你们去追捕张木吧,如果逮到,赏金分我点。他往东边跑了,那有条河。我的毒不是那么容易压制的,他或是晕倒在路上,或是晕倒在河里,顺流而下,你们去找吧。”

    “甘大人再见。”几个黑衣人纵身离开。

    甘州回到锅边继续熬粥,一边搅弄一边想:“标记有两个,其中一个是正常记号,但还有一个隐秘的。那是刑柯大人多年不用的特殊手法,楼里面只有老辈杀手才认识。这是为何?难道十步大人对他有什么想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