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皇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莲花师太当然是高人,也确实是她帮张竹掩盖乾阳神功散发的气力。不过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两个因素。一是张竹的乾阳内劲并非原版,有修改,按照秦姥姥的说法,就是“有保留”,张竹散发的气力都会被自动“保留”,重新进入体内循环。第二则是莲花心经的影响。师太内传给张竹的莲花身法总共只有一层,只要按照心经练,越练越厉害。莲花心经有安身静气的效果,对乾阳内劲有很大的抚慰效果,可以平复其体内不安分的躁动气力,减少散失。

    另外,由于莲花师太叮嘱张竹要多多研习太极心经,所以他一直没有放弃对初级太极心经的修炼。如今张竹的太极心经已经高达层,虽然没什么威力,但确实可以平衡内力,消解功法冲撞。

    “仔细想想,已经好久没见师太喽。”张竹有点想那个老太太,“还有壹师父。可惜进入指引村必须废掉大部分武功,或者自杀,否则进不去。”新手村里充斥着一层薄薄的、几乎难以察觉的雾气,修为超出一定范围,进村吸入雾气,必死无疑。哪怕是憋气,毒雾气也会通过难以理解的方式渗入体内。而且村内还有智慧不弱的“铜人”维持秩序,不允许任何人胡来。铜人很厉害,钢筋铁骨,通晓少林绝技,哪怕没有迷雾瘴气,放到外面,也不是一般人能打过的。传闻所有的新手村都有三位传奇仙师设下的保护仙阵,天人之境高人亦难解开,不敢擅闯。

    “大哥,在想啥呢?什么师太不是师太的?你咋啦?喜欢上清秀尼姑啦?”萧墙看到张竹嘀咕,调侃道。

    “你这小子,这般胡说,我再饥不择食,也不会爱上出家人啊!而且那么大岁数。”张竹笑道。他已经将自己到来的消息告知南离城曹府家丁,希望能见到曹乐,但已经等一个时辰,没有得到回复,只能和“小弟”闲着无事斗嘴玩。

    “我说大哥,你就没想找个伴侣吗?”萧墙问。

    “伴侣?”张竹陷入沉思。刚刚进入江湖时他遇到张舞,以为自己喜欢她,现在想想,那大概是一个孤独的人在遇到“热心豪爽大姐”后的错误认知,他并不喜欢张舞,只是觉得她是亲人。“伴侣?”他依旧念叨着这个有趣而陌生的词汇,“白然呢?不不不不不……”在张竹心中,回想白然时总会不自觉的恐惧。没办法,与白离凡一块练功的日子实在不好过,那个姑娘切磋时下狠手,完全不顾及性命,以生死的觉悟练武。而且哪怕不考虑练武方面,张竹也很确定他不喜欢白然。“何茕?也不是。”何古仙的性子与张舞类似,并且她武功更高,更像女侠,但也不是张竹喜欢的类型。“伴侣?我要找什么伴侣呢?李……”

    “张木先生,让您久等,抱歉。”曹家的一个管家此时走出府门,躬身道歉,“你到来的消息已经飞鸽传书告知少爷,他有些事要忙,请您先进府内安歇几日。”

    “这样啊。”张竹不太想住别人家里,“他有说多久能回来吗?”

    “没有。”

    “那……”

    正在张竹为难时,另一个管家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鸽子,“张公子,我家少爷专门给您的信。”

    接过鸽子,打开书信,上面只写着几个字:“迎接皇驾,难以脱身,九日之后,月下同斟。”

    “原来是这样。”张竹心道,“对啊,朱家和皇室关系最密切,朱护仙逝,皇室总要来人的。只是没想到会是皇帝亲临。”不过,话说曹景秀最不喜欢参与家中事务,结果真遇到大事,还得逼着他出面。“有趣有趣。”以前只知道曹家是南离富户,但富到什么程度呢?进入城里张竹才了解到,曹家“富”到把曹乐的姐姐嫁给了朱开王爷的儿子、少郡王朱和朱随正。

    既然约定九日,张竹也不再着急,决定先去城外,等曹乐回来再进来。此时的南离城全城昏白,略有压抑,他不喜欢。

    ………………………………………

    京城前往南离的官道上。

    “景秀,朕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颇感觉新鲜。”九州皇朝皇帝杨玩没什么架子,平易近人,与其他朝廷贵人很不同,“南离附近有什么好景色吗?”

    “额……”曹乐不知如何作答,毕竟这次是接皇帝给朱护祖王爷送行,不是游山玩水。

    皇帝似是看出曹乐心中所想,解释道:“景秀不要误会。朕对祖王爷的崇敬之情绝无虚假,满怀敬意,他老人家为国奉献一生,劳苦功高,受世人敬仰。朕亦是被王爷的丰功伟绩所感动,向庞太师提出亲自去南离追思悼念的。”

    “我明白。”曹景秀点点头,“多谢陛下圣驾亲临。”

    “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九州皇朝大丞相沈良的儿子沈乐说道,“朱护祖王爷如果看到整个天下因他的离去而哭泣,一定不会高兴的。游览他老人家平定的山河,也算是一种纪念。”

    “对对对,有道理,有道理。”皇帝附和道。

    “……”曹景秀再次无语。早听说皇帝杨玩和丞相之子沈乐二人放荡不羁,喜乐山水,不拘小节,但也太过分了吧。

    迎接皇帝的圣驾必然很隆重,除了南离城派来的队伍,京城也有禁卫军和一些官员跟着。这里面,有两位比较重要,一是新任东丞相辅官张泽张丹青,一是禁卫军第二序位副统领、庞德养女庞昔庞佑国。

    “佑国统领,在下仍旧觉得陛下不敢离开京城。”张泽说道,“最近天下不平静。”

    “天下从来不平静。越到这种时候越要表现出皇室的信心。”庞佑国说道,“丹青先生放心,卫宫大人在结束龙凤山之事后会立刻赶来与我们汇合的。有卫宫大人在,谁敢对陛下无礼?”

    “带着公主吗?”张丹青更加担心,“陛下和公主出现在京城外同一个地方,若是遭遇不测……”

    庞昔看了一眼张泽,说道:“京城都说张大人英勇无畏,主动调职东丞相辅官,不惧‘东西之斗’,怎么今日这般胆小?莫非是名不副实?”

    “在下的性命可随时为皇朝牺牲,但陛下和公主不行。”张泽说道,“天下已经失去护佑江山的祖王爷,不能再失去稳定九州的皇室。”

    “呵呵。张大人说到对。”庞昔笑了笑,“不过你放心,马上到来的高手可以确定陛下的安全无虞。”

    “谁?”

    “唳!”嘹亮的凤鸣传来,一个火红身影从天而降。

    众人惊道:“是神女公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