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九十七章 赶赴南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发走三个黑衣人,张竹和萧墙二人继续赶路。期间钱望发来几次飞鸽传书,将龙榜的现场情况告知。张竹被李古从山崖上打下来时龙榜还没有开始,等他养伤结束已经正式开战,虽然很想去看,但即使去也什么都赶不上,只能看看前方发来的记录。

    “洪阳兄和东滨兄果然厉害。”张竹自言自语地说,“竟然能进入前十,看来我之前的判断还是有点低估他们。”

    “大哥,看啥呢?”萧墙睡眼惺忪,拨开蓬帘,“鸽子带来啥信息?”

    “龙榜的事。”张竹把几张纸条递给萧启惑,“你看看吧。”

    小伙子盯着纸看很久,时不时感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能参加?是否可以进前十。”他拍拍张竹肩膀,“大哥大哥,这些人应该是世上最强的武师吧?”

    “这个……应该不算。”张竹说,“只能说是中青年一代的先锋高手。除了那个颜枕堪比壮年一代,其他人还差些。”

    “这样啊,我还以为他们是世上最强呢。”萧墙傻呵呵笑道,“哎,大哥大哥大哥,纸上说那位朱俪公主特别厉害,你怎么看?”金钱帮对朱神女的描述特别华丽,辞藻丰富,赞誉有加。

    “在她那个年级能够有这般实力,确实超凡脱俗。”张竹想了想,“在我的印象中,大概只有一个女子能与其媲美。”

    “哦,竟然还有一个,而且也是女的?是谁?”

    “白然,”张竹说,“白离凡。一个在幼小年纪便看尽世间邪恶的女子。”

    “没听说过。”萧启惑说道,“很厉害吗?”

    “”她现在……或者说之前还没有朱俪的实力,但很快就会有的。”张竹特别可怜又特别担心白然的情况,“白离凡的资质是我见过最高的,龙榜前十的吕岩和李轩我都认识,但他们远远不如她。萧墙,如果有一天你遇到白然,记得,有多远跑多远,有多快逃多快,千万不要接近她。”

    “她是坏人?”

    “她不是坏人,但她的眼中,人不算人。”张竹说道。

    “那她一定也是‘轮回老爷’,不把我们当人。”萧墙低声道。

    “不不不。她不把任何人当做人。”张竹郑重其事地说,“总之你要记住,不要惹她即可。”

    “是,大哥,我明白了。”萧启惑懵懵懂懂地答道。

    马壮车轻行李简单,赶路速度自然不慢,张萧二人很快来到南离城范围。这个时候,朱护祖王爷去世的消息已经在整个天下传开,南离城附近的大小势力全都挤在路上,准备进城吊丧。宽阔的大路拥挤不堪,张竹只能弃了马车,带着萧墙步行。

    类似张竹想法的人不少,许多武林人士都徒步前进。不过没人敢施展轻功,毕竟路边的南离王军可不是吃素的,在这种时候使用任何武功都会被当做可疑人员抓起来。天下五大兵团,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和朝廷禁卫军。南离的朱雀兵团,有时候也叫做凤凰兵团,实力强悍,拥有绝学级团体功法——朱雀神功。今年龙榜中,鼎元帮获得的团体功法——千里箭的威力已经让世人惊叹,但《千里箭》仅仅是中级团体功法,与《朱雀神功》差得远。绝学级别的团体功法若正常施展,天人亦是不敢触其锋芒,只能退避三舍,敬而远之。之所以朱明老王爷的护卫在见到妖龙时提出动用朱雀兵团,就是因为这支队伍有绝对的把握击杀妖龙。不过绝学级别的团体功法需要适当天赋的兵士从小修炼,条件特别苛刻,绝不是普通团体功法那种随便选些人就行的。传闻天下只有五种绝学团体功法,其中除皇室的万象龙凤神功是杨辛所创外,其他四门都是杨王一脉经过多年军武训练,逐渐摸索创出的。那么说,五大绝学团体功法哪个更强呢?当年龙凤山“神仙榜”大战后,杨王一脉的四大兵团齐出,围困京城,杨重拖着重伤之体率领京城卫兵施展万象龙凤神功,一举歼灭杨王四大兵团。虽然有人觉得京城的万象龙凤阵对万象龙凤神功有加持效果,但不管怎么说,当时的皇室完胜。现在的京城禁卫军与当年的不同,数量太少,凑不齐人数,五大军团排末尾。

    “哎呦,小兄弟,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来悼念的?”路上,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主动搭话。很少有“外地人”来南离城为朱护送行,毕竟他们根本不能理解朱卫国做的事对他们有什么意义,因此张竹比较显眼。

    “我们确实不是。”张竹说道,“不过来之前不知道祖王爷去世,现在也不晚。南离城接受天下英雄来此悼念,我们理当拜一拜。”

    “哈哈哈,”男子大笑,“小兄弟真是磊落之人,若是其他人定会编个理由说自己就是来追念朱护祖王爷的。”

    “啪!”男子正乐着,他身边的女子轻轻啪他一下,“你笑什么,不想活了。”

    “哦,对,我都忘了。”虽说还没进南离城,可毕竟是去丧礼,大部分都面色沉重,哪能在这笑啊。“小兄弟,相见便是缘分。在下常风常掠云,身边这位是在下妻子段雨段凝水。敢问两位小兄弟名讳?”

    “我叫张竹,”张竹介绍道,“他叫萧墙,萧启惑。”

    “萧启惑?”段雨心中暗暗念叨,“没听说有萧姓高手,可这孩子散漏的罡气特别纯正,绝对修炼着厉害武功。哪学的呢?”她和常风肯定不是随便与陌生人搭讪,而是因为察觉出萧墙武功不凡才主动接触。

    常段夫妇与张萧二人一路交流,气氛还算可以,但聊的都是闲话,没有太多意义。不久,四人进入城内,在南离城外城开设的、用于普通江湖人士祭拜的灵堂向朱护叩首几次,表达哀思后才分开。

    “你可看出那个少年的武功?”段凝水问丈夫。

    “只知道是至阳类功法。”常掠云说,“不过,其实我更在意那位张竹小兄弟。”

    “哦?他?”段雨疑惑道,“完全看不透他,如果不是他带着剑,甚至连其是否修炼武功都难以确定。”

    “对啊,我也看不透,所以才奇怪。”常风说,“我想,一定有高人帮他遮掩武力。”

    “高人?得多高?”

    “好高好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