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冷暖自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鬼谷远离市镇,人烟稀少,但并不是完全没人。

    “黑龙妖兽?”距离魔龙乱天之地百里,有中年男女看着天空,说道:“不对,是龙游沧海!何人竟能将真龙决练到如此程度?也不对,不像咱们乾坤门武经阁记载的皇室真龙决,气势不符,凶煞太重,霸道逼人,与真龙决相异。这到底什么武功?或者,真是妖兽?”

    “不管是妖兽还是什么武功,可以肯定,九幽门发生未知之变。”女子说道,“我们赶紧通知门主。”

    “嗯,有道理。”男子说道,“也不知门主闯东木城结果如何,是否抢得血童子。”

    “应该能成功。”女子说,“侯毅死后唐横立刻闭关,直到现在没出来,而唐庚和侯拓现在在龙凤山,东木城虽还有不少高手,但门主只要不去城内几处禁地,不会有事。”

    “可情报说血童子在东木城天牢,那里就是禁地之一吧。”男子说。

    “放心,里面有我们乾坤门的内应,只要小心行事,诸事皆宜。”女子拉着丈夫远离黑云覆盖地区,“如果天空的黑龙不是妖兽,那它应该就是传说中救走夏空夏如玉的魔龙。此人的身份神秘无比,野心巨大,门主说只要发现他,立刻回报,不可擅自行动。”

    “好吧。”男子一边走一边想,“也不知门主的裂天刀法能不能斩杀此龙。”

    ***********************

    龙榜第一战打的不伦不类,一地鸡毛。要说精彩,也还不错,尤其是秦英被朱俪来回踢的时候,那种强者对弱者的绝对碾压给所有人很深的印象。只是就像杜绾开始时所说,“差距太大体现不了实力”,秦英除了满场蹦蹦跳跳一会,一招都没用,大家盼望的“落阳东极拳”完全没机会打出,更别提攻守之事。

    大概是考虑到观众情绪,以及朝廷原本就要求各派掌门、长老必须出场对招,于是在秦姥姥和朱神女离开中峰后,朱长迎夫妇和秦明长老各自归位,朱问朱求解和秦平秦顺山却留在场上,功法运转,罡气轰鸣,要进行比武。

    “求解兄,你我二人已经好多年没动手,今日是个好机会。”秦平体外紫红气劲包裹,双拳发亮。

    “是啊,顺山,自京城武场一战,确实没再比试。”朱问长剑出鞘,苍龙怒吼,气冲霄汉。

    众武林前辈见这二人要开打,顿时来了兴趣。朱问和秦平这两个人,气质儒雅,风度翩翩,彬彬有礼,斯斯文文,待人和善,亲切宽容……如果不了解他们,一定认为这俩个男子是赶考的文弱秀才,但这么想可就错了,或者说,错了一半。朱求解和秦顺山确实是书生,正经百的秀才,而且同年进京赶考。因二人文韬武略皆是上上之品,辩文斗武,难解难分,最终皇帝钦点双状元。不过,朱秦二人和“弱”绝对搭不上边,体态修长,形身纤瘦的二人练的都是刚猛的武功,一个东岳神功,一个苍龙内劲,皆为大开大合,光明磊落的劲法。据说当年二人进京路上,在一处破庙相遇,一见相惜,互为知己,结拜异姓兄弟;在双双得到状元位,携手回乡的路上,遇到一群魔教分高手拦道,二人不但面无惧色,反而兴致盎然,一边吟诗作赋,一边将邪道高手尽数击溃,之后余兴不减,顺势扫灭沿途贼寇山寨百余个,剿匪无数,功德无量。天下盛赞,称朱秦二人为“龙虎书生”。书生是书生,但不弱。

    “朱兄,得罪了。”

    “来吧。”

    高山流水之战,一触即发,那真是好一场精彩斗打:

    凶虎搏怒狮,苍龙掠神鹏,拳掌击山岳,剑刃斩天穹。紫气东来巅峰震,鳞爪隐匿云乌行,洪光庆烈豪风滚,万刺千破暴雨凌。这一边,拳打九天雷音动,那一面,剑入渊海波涛鸣,两个都是龙虎辈,同争锋芒共称雄。正是,棋逢对手,阴阳布混沌,将遇良才,兵马演鸿蒙,东山神岳咆哮山林万兽避,西华长河乾坤逍遥尽飞虹。二人拳剑威能超凡,地裂山崩,天摇星落,灰烟覆盖尘沙走,龙凤山顶无日月。

    “好!”在场之人叫好不迭。

    ………………………………

    南离城席位。

    “夫君,堂弟的苍龙剑法与叔父的有些不同,”四大中年王爷的配妃多数不懂武功,唯有柳墨春例外,其实力高达绝世,不比丈夫朱长迎弱,“叔父的苍龙剑粗中有细,刚中带柔,堂弟的更加偏重罡正,精密处亦是雄浑波澜,少有溪水潺潺的泉流,一力降十巧,惊涛拍岸,当真是苍龙入海啊。”

    “嗯。”朱开说道,“朱解、朱问两位堂弟都是绝世之才,并未全盘接纳叔父的剑技,对苍龙剑法和长空剑法各有修改。”

    “求问堂弟的长空剑法我没见过,但求解堂弟的这套苍龙剑法,新颖别致,‘面目全非’,很有自我心得。”柳叶说道。

    朱开想起自己那位已经废掉的堂弟便特别伤心,“相比求解惊天动地的苍龙剑法,求问的长空剑法多了许些润物无声的技巧,春风秋水了无言,绿芽落叶冷暖知。唉~”

    “夫君莫伤感,”柳墨春说道,“天下之人皆叹朱解堂弟遭遇凄惨,但为妻却有些不同见解。”

    “哦?吾妻墨春,还请为愚夫讲解。”

    柳叶说道:“圣体之才非本愿,天鹅戏水双踏云,共结连理同风雨,比翼双飞越彩轮。我觉得堂弟有侯凤相伴,相濡以沫,共面困难,必定是心满意足,无所遗憾。其他东西在堂弟眼中都是外物,无论是武功,还是什么地位、名利。夫君可记得,当年朱暗叔父得知侯凤是秦贞之女后严词拒绝朱解堂弟的婚事,威胁将其从华山派除名,可堂弟宁愿放弃掌门之位也要娶侯凤。若猜测一二,朱解堂弟他即使想不到自己某天竟然会被亲生女儿废掉武功,也早就对婚后的事有提前预测。夫君,我们终究只是看客,堂弟有自己的选择。还记得你刚刚对修改的长空剑法是什么评价?”

    “冷暖自知。”

    “对啊,冷暖自知。”柳墨春说道,“外人的扼腕长叹是对天才陨落的可怜,可朱解堂弟他大概更担心秦英。夫君有意帮助堂弟,倒不如对秦英做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但有秦贞在,谁有办法。”朱开说道,“秦姥姥武功达到化境,少有敌手,而且心障丛生,不畏生死,同阶高手对上她极可能被拖着同归于尽。我们总不能为救秦英搭上一位出神入化高手的性命吧。”

    “这确实是个难题。”柳墨春陷入思考中。

    ………………………………

    秦平和朱问的打斗许久分不出胜负,最终地乐道长说话,请二人歇息。朱秦二人乃是君子切磋,并非舍生忘死之斗,停手不难。话说他们如果不是被朝廷逼迫,根本无需进行这场没意义的大战。

    龙榜主持官杜绾再次出现,询问道:“那么,接下来由哪位英才挑战武林前辈?”

    “我来!”李轩李洪阳翻身跳上中峰,向诸位武林前辈拱手行礼。

    “侠士,你想挑战哪位?”杜绾问。

    “少林派掌门,慧行大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