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五十八章 烛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六龙御天!”张木赶上白然,一招出手,六条金龙剑气显现,一龙绕颈,二龙缠翅,三龙困爪拉尾,强行压制凤凰。“白姑娘,不可杀他!”剑气化龙这招是以压缩的乾阳内劲聚成线,困割敌人,他领悟时间太短,不能持久。

    似是被至阳罡劲影响,白然稍有清醒,“为什么不能杀他?”

    张木咬着牙,全力控制六龙,艰难地说道:“在下不知姑娘对他有什么特别怨恨,但你若真的杀他,走火入魔再无回头路!”莲花师太对张木有过一段评价,说其无法察觉到正常的感情,却能敏锐洞悉人心底最深处的喜怒哀乐。事实正如师太所言,白然入魔那一刻,一直覆盖在坚冰下的死水顺着一条裂纹露出头来,张木瞬间看到冰下一角的特殊感情。只有一丝,大概连白离凡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姑娘,世上还有你值得的东西!”

    “有吗?”白然冷冷说出两个字,然后再无言语。“咔嚓!”冰凤凰发出滔天冷火,六龙直接断碎。

    石水已经没有力气逃跑,回头面对冰凤凰,满脸恶毒地说:“来吧,杀死我。等我复活后,看我怎么报复的。来吧,杀我吧!”

    “冰凤(封)万里!”凤凰戾声鸣叫,冷气潮水般聚集,最终累积成灭世巨浪拍向石怀仁。

    “来啊,杀我吧!”恐惧到极致的石水大声叫喊。

    “砰!”

    “轰隆隆……”

    冷凤冰封煞万里,烛火方寸暖心尖。泪干成灰人去远,九霄瀑尘天下寒。

    一切的风雪寒光消散,太阳露出头,暖洋洋的。白然满头白发站立,手中冰剑距离石怀仁只有一寸。“为什么?”

    “刺啦,”张木将宝剑从石水的喉咙中拔出,放回剑鞘,“为了救你。”

    原来,在走火入魔的白然即将杀死敌人前,张木仗着乾阳内劲,强顶凛冽寒气,使用莲花身法提前一步给出致命一击。人已经死了,但却非白离凡所杀。

    “救我?怎么救我?”白然说道,“我已经耗尽元气,浑身经脉寸断,五脏六腑全毁,必死无疑。”刚刚的凤凰合体之术根本不是她现在境界能够使用的招数,只因走火入魔,燃烧血肉才勉强施展。

    “我是救你这个人,不是救你的身。”张木笑了笑,“其实也不只是救你。我杀他也为报仇。”

    “哦?”

    “我这个人,看人有时候准,有时候不准。”张木说道,“之前我就很奇怪,石磊石汇仁绝非卑鄙无耻阴险祟祟之人,怎么会派四个手下设陷阱杀我。今日我见到这石怀仁使得是《神行千里术》才恍然大悟。整个九离帮,除了石磊,他也能调动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回想那次地宫任务,石水处处针对我,只不过当时比较迟钝,没有感觉到。他应该是虐杀我的主谋。”

    白然的手放松,剑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转过身,轻轻摇头,往已经成为废墟的河边走,“无聊的恩仇。”她步伐不稳,走的踉跄,每一步都像是承受极大痛苦,“你杀掉本该我杀的人,那从今以后,你便欠我一条命。”来到瀑布顶,白离凡伸手指着张木,“你要记得,千万不要被我打败!”说完,一头栽下万丈悬崖,香消玉殒。

    “唉~”张木长出一口气,唏嘘不已:“这天下有几个正常人啊。”

    *****************

    “……我去龙凤山这段时间,赵虎你照顾好帮内事务,小心谨慎,不要出事。龙榜期间可没有不许帮派攻击的规矩,千万不要阴沟翻船。你定要看好家……王朝马汉,你们两个去九凤帮帮忙,备足人手兵器灵犬……”石磊下令手下九离帮半数帮众赶到弟弟的帮派,追捕张木,“仔细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赵虎三人心虚地点点头,带人离开。

    “夫人,”石汇仁起身,拉着张欣苑的手,“华山派催我们一块去龙凤山,咱们现在走吧。”

    张舞点点头:“走吧。”

    追捕张木的行动没有藏着掖着,整个九离帮,甚至周围其他帮派都知道。九凤帮之前被人击碎帮派印玺已经极大损害如日中天的九离帮面子,现在石磊的弟弟、九凤帮帮主石水竟然被杀,如果九离帮再不做出一些姿态,江湖肯定会大肆耻笑这个新秀帮派外强中干。普通帮众也不会答应自己帮派一而再再而三的丢脸。武林人士混的不就是个面子嘛。必须大张旗鼓的追杀。况且石磊最宠爱自己弟弟,仅以哥哥的立场也要报仇。不过,作为帮主夫人、石磊妻子、石水嫂子的张舞,她现在有些犹豫。可以肯定的说,张欣苑与张木之间没有男女爱情,但没由来的,她们却产出了亲情。第一次见面时候张舞只是觉得张木是个可怜人,需要关怀,之后随着逐渐接触,她发现自己没错,这个孤独的人极力希望能拥抱世界,可世界对他来说似乎有点陌生,有点尖锐。张木的情况大概可以叫“飞蛾扑火”,寒冷的内心妄想靠近火焰,脆弱的翅膀却难以承受炙烤,于是张木时而拘谨,时而热情,看似让人琢磨不透,实则只是个生活在椭圆里的孩子,简单明了,有迹可循。他永远在疏远和临近间徘徊,小心翼翼的用或正确或错误的手段试探,稍有挫折便赶紧收回触角,蜷缩不动。张欣苑很想帮助他,只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说出任何有利于张木的话。结婚前可以像个纵横四海的女侠,可婚后,身份已经转变为妻子,一切该以丈夫为中心。说到底,张欣苑只是个传统的女人,婚姻已经消磨掉她曾经的“盛气”,现在说出的每句话都要考虑丈夫的想法和感受。张木终究不是张舞的亲弟弟,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

    前往龙凤山的路上,石磊一直待在张舞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谢谢你。”

    张舞摇摇头:“也谢谢你。以及……”

    “什么?”

    “以及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没事,没事。”石磊将妻子拉进怀中,“是我让你为难才对。”

    张舞没有再说什么。年轻的夫妻挨在一块,感受着相互的爱意,分歧不但没有产生隔阂,反而让他们更加亲密。未来的路还需携手,这次只是一个小波折。微不足道。将来还要面对更多的困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