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五十二章 顺水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各派十大高手比拼如火如荼。相比往年,不少性子平和、不愿在大庭广众露面的隐修者因本次龙榜的丰厚奖励放下矜持投身其中,以致今年的“十大高手”中出现不少陌生名字。尤其是武当、少林、五岳等弟子较多的顶级大派,“十大高手”几乎全部换人。这次的擂台战超乎寻常的激烈,绝学傍身的不知名高手大规模出现,战斗特别精彩。同时,“新人”和“旧人”的出现也挑起不少争斗,陈年旧怨重新被提及,血腥杀戮事件频发,江湖混乱。

    不过,这一切与张木无关,他此时正飘在一条河上。

    李轩等人离开不久,寂寞重新涌上心间。幸福这种东西,得不到会渴望得到,而得到后如果失去,落寞的情绪比得不到时还严重。为麻痹心情,张木疯狂练功,每日除吃喝拉撒,所有时间皆投入到武学修炼中。真别说,效果还可以。第一天结束,劳累的他躺在地上直接睡着,并开始做梦,吕岩等人,张舞,壹师父等人接连出现。梦境乱七糟。某刻,一副画面突显,正是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躺在山谷内……“啊!”张木惊醒,浑身冷汗,大口喘粗气。

    “呼~”清风吹来,感觉清醒一点,抬头看,黎明时分,月亮已经偏西。后怕梦中场景,再不敢继续睡,不得不起身练剑。

    第一晚的梦给张木很大震撼,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努力,不够累,否则不会做梦,于是开始试着两天睡觉一次,三天一次……乾阳内劲第一重果然厉害,“天乾行健,君子自强,照古耀今,生生不息”,果然是内力生生不息,按照他这种练功量,普通人绝对挺不住两天。

    待坚持九天,张木突然觉得神清气爽,浑身充满力量,“嗖!”一剑出手,点状剑气击中身边的大河,“砰!”巨大爆炸在水下产生,掀起惊天浪花。“这是!”于无声地听惊雷,力竭情况下竟能发出如此强劲剑气,正是乾阳神功第一层大成表现。张木大喜。多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身体仿佛有无尽力量。脚下显出莲花,“嗖!”跳上半空,同时“嗖嗖嗖……”无数道剑气四射,山河野地不断出现爆炸。“哈哈哈,天山地下,唯我独……”不自觉地喊出一句不像张木这种性格人能说出的话,可是还没等说完,突然感觉身体深处冒出一丝凉意,迅速灌注四肢百骸,将暴虐罡正的乾阳真气尽数扑灭。力量消失,张木整个人从高空栽倒,“噗通”,落入水中。

    “发生什么事?”从河里浮起,张木觉得脑子很痛,有点记不清楚自己做过什么,只隐约能想起有一阵凉气,“那就是秦姥姥说的侯毅的‘保留’?还有点像莲花心经。又像我自己发出……”疲倦让人难以正常思考,九日来的困顿这一刻集中涌现,他直接在流动的水中晕过去。

    逝水东去,未停歇,昼夜不舍。浮萍人,随波逐流,蜿蜒沉浮。十方云气散百雾,千花幽丛香万里。朦胧处,云花相间舞,难分辨。

    猿声啼,鹿呦叹,鸟乱语,虫多言。纷繁复杂,五律音迷离。天降我辈生凡世,孤木单丝命不齐。轻长叹,河畔枝上鹊,独无依。

    也不知金乌巡天几次,也不知玉兔捣药多时,迷糊糊睁开眼,已经辨别不出在哪里。“那是……一个姑娘?还有一只白鹰?”张木睡梦中散放真气,感应到河岸有人,微微偏过头望去,好像确实有位女侠,还有只体型不大的鹰鸟。他看岸边的时候岸上的女子也在看他,不过只是好奇地扫一眼,没在意。张木没有看出女子有恶意,放松警戒,再次闭上眼睛,继续往下游飘。“哎?好像噪音越来越大?”习惯用真气“看人”的他猛然察觉到自己耳朵边隆隆作响,同时托着他的河水速度好像快很多。艰难扭头往前看,“轰隆隆……”只见前方竟然是山断头,水瀑流。“!!!”张木大惊,赶紧起身。可惜他发现危险太晚,水流太急,直接从瀑布顶冲下去,“啊!!!”

    河岸边,女子在烤鱼,准备吃饭。张木的情况她看到清清楚楚,但既没有提醒,也没有惊呼。

    “砰砰砰……”内劲爆发的声音从瀑布中传出。

    不多久,一个狼狈的身影爬上瀑布顶,倒在河岸边。幸好有莲花身法,无需太多借力点也能飞起。张木艰难地顶住水流冲击,从边上的峭壁重新上山。“差点摔死!”他后怕不已。这处瀑布很高,水流湍急,若真的直落而下,必死无疑。

    “原来你不是自杀。”女子和小鹰吃着鱼,开口说道。

    “……”张木气到无语。“就算是自杀,女侠您也该阻止一下吧。”

    “既是自杀,何必阻止?”女子笑道,“命是自己的,怎么能强迫别人的选择。”

    “可是……”张木无言以对。平复心情,舒缓语气,他说:“在下张木,有幸见过姑娘,敢问高姓大名?”

    “我叫白然,白离凡。”女子没有扭捏,告知名姓,并且还把她身边的小鹰介绍,“这是我的伙伴,鹰儿。”

    “见过白姑娘。”张木拱手。“姑娘,不知这里是什么地界?”

    “我也不知道。”白然回答,“我是被人追杀逃到此处,早已迷路。认不得是哪。”

    “被人追杀?”张木问,“我看姑娘不像是惹祸之人,怎么会有人追杀你?”

    “因为一些小事。”白然笑道,“之前我在一处村落居住,前段时间来了一些人,占领村子,建立帮派。我与他们发生些争斗,不得不逃走。”

    “可是那帮派欺辱姑娘?”

    “不是。”白然笑道,“那些人的头领确实垂涎于我,但暂时没有欺负我。只是我不喜欢那个帮派的名字,叫他们改名,他们不改,于是我就把帮派的印玺给毁掉了。”

    “额……”张木还以为是仗势欺人的故事,没想到会是这样。不过可以推测出,白然的武功不低。因为能单枪匹马打碎一个帮派的印玺不简单,甚至说很难。张木自问做不到。

    白然见张木面露惊讶,笑道:“张先生,看走眼了吧。我就是个惹祸的女人。”

    张木一愣,然后笑道:“姑娘你真是风趣啊。哈哈哈……”

    白然和鹰儿也跟着一同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