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杨广和沈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连续在京城郊外住七日,每天捕鱼捉虾,也算快活,好像回到指导村万丈山崖下似的。他所在这个地方江湖人不会来,京城贵人更不会,平静安宁。关于莲花师太的事他没有决定好怎么做。除了本身这事稍微有些难度外,张竹还害怕自己把骨灰送到慈光庵后师太会直接坐化。他与师太仅仅见面一次,但仍旧不忍心她如此简单的离开。智艾的悲剧与师太有关,但绝对不是主要责任,一个书生如果有机会通过丞相出头,想来即使他真的先与智艾婚配,结果也是抛弃糟糠之妻,再娶新娇娘。事情还是同样的事情,情况还是同样的情况。再等等,再等等。

    这一日,张竹在一处树林练剑,远远看到两个男子骑马走过来。那二人穿着打扮还算普通,但面相非凡,器宇轩昂,应该有些身份。在京城地界江湖人做什么都可能是错的,张竹不愿随便接触陌生人,运转身法,几个闪身离开。

    两个年轻人相互看看,笑了笑,大声喊道:“兄台,哪里去?”

    此时张竹再跑就有些可疑了,只得停下:“见过两位先生。”

    二人下马,来至张竹面前,拱手道:“兄台,你好。”

    稍作寒暄,两方简单认识。这两个人确实是京城人士,出来游览野景风光,之前在湖边看到有野炊痕迹,猜测有人住在附近,骑马寻找,果然有发现。他们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随便看看,把张竹的出现当做游览的惊喜。

    “在下沈宽,沈献沉。”一直站在稍微后一点的男子介绍道,“这位是我兄长,杨广,杨旷岚。”

    “在下张竹。”

    三个年轻人,年纪相仿,虽然说一边是外地人,一边是本地人,但还算有些相同的话题,闲聊中谈及之前的虎榜,三人皆赞天下帮帮主王孟王守德的惊人一剑。

    “从王孟的出招效果看,他极有可能修炼的是武当派镇派绝学——太极剑完整版。一剑将侯迟的内劲打乱成混沌,让他纵有满身奇术也使不出。”沈宽比较善交际,话更多,“王孟的弟弟王羽的九阳内劲也很强,凶猛劲道,至阳至刚。不愧是天下第一帮,两兄弟皆是人中龙凤,佩服佩服。”

    张竹对攻打神箭山庄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只是通过市井闲聊知道几点,反而不如面前这两位远在京城的同龄人。“我听说颜枕的鼎元帮获得本届虎榜第一,他很强吗?”

    “强!”沈宽说道,“若论武功,不提势力,颜枕的实力比王羽还高。虎榜之战他甚至没用全力。上次龙榜颜枕获得第三,也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得第一。可惜王氏兄弟很少参见龙榜之斗,否则定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战。”

    “龙榜的奖励有些单调,吸引力不强嘛。”杨广说道,“不过明年应该会热闹很多。”

    “哦?怎么讲?”张竹好奇。

    “东西南北四大王爷前几日共同上表,说为激励江湖人士练武,保卫家园,希望能增加龙榜待遇。”杨广说,“在江湖各大门派已经决定发放的奖励之上,朝廷再投入日榜奇兵宝器,以及月榜神功秘籍,甚至想允许龙榜高手进入朝廷,担任要职。”

    “这么优厚?”张竹叹道,“尤其是最后一条,岂不是江湖人也有机会带兵,那对有帮派背景的人实在太好了。不过,皇帝会答应吗?”

    “答应了。”杨广说道,“四大王爷一同上表,皇帝想不答应也不行啊。而且几位王爷考虑到朝廷国库紧张,人员空位较少,以及江湖人不懂规矩,易冲撞天威,所以愿意由四大王城出资龙榜新奖励,武林高手暂时进四大王城任职,待通透规矩后再进朝廷。”

    “朝廷内部果然团结,能够相互体谅难处,比武林强多了。”张竹道。

    “团结?哈哈哈……”杨广和沈宽被逗得大笑不止。

    三个人又闲聊一些杂七杂的事,幸甚所至还饮酒几杯。之后杨广和沈宽说有公务,告辞离开。张竹继续住在野外。

    在回京城的路上,骑着马的杨广和沈宽一直在交流。

    “他就是侯毅的徒弟?怎么看不出修炼乾阳内劲的痕迹。”沈宽问。

    “从身体上看不出,练剑时还是能散出一些。”杨广说,“若我猜得不错,应该是莲花师太在体内种下特殊内劲,可隐藏乾阳神功。那功法太引人注目,低调些为好。”他看向友人,“献沉,你家的事想怎么处理?莲花师太来要东西,你家的老爷子若是不给,谁都没办法。”

    “兄长说笑。”沈宽道,“只是父亲对那件事确实很在意。母亲也一样。唉~智艾实在太刚烈,何必以死折磨父亲。”

    “呵呵,献沉,说到以死折磨人,那天阳门的孤女算是高手,”杨广道,“竟然换得一个天人之境的高手性命,谁能想到。”

    “是啊。”沈宽说,“这么多年来,江湖能达到天人之境的人极少,侯毅……唉~”看来他很是感叹侯毅的死去。“其实天阳孤女不但断送一个天人之境,而是两个,甚至三个。”

    “你是说唐横?”杨广道,“对对对。唐横自视甚高,败在乾阳神功下心魔丛生,如今再难有机会进行突破。不过,你说的第三个是谁?”

    “当然是秦姥姥。”沈宽道,“秦贞的实力也不弱,可惜一辈子痴情侯毅。现在夫君死去,她没能冲破枷锁,反而四处杀人,犹如入魔道。吓得东木城众高手全体出动防御,倒也有趣。”

    “呵呵呵。”杨广也被逗笑,“算了算了,侯毅死亡的风波已经逐渐平静,我更关心龙榜的变化。各大门派掌门真的会出手吗?”

    “不出手也得出手。”沈宽说,“四大王城已经放出话,或是参加龙榜,或是王城高手四处挑战。兄长也知道,第一种尚且是点到为止,如果是第二种……”

    “哼!好霸道。”杨广有些不满,说,“明明是自己想杀鸡儆猴,却每次都已朝廷的名义,弄得京城十分被动。”

    “兄长还请宽心。”沈宽说道,“我们已经退很多步,不差这一步两步。很快咱们就能站在最幕后,到时候他们四家再想丢黑锅,那就只能互相丢喽。”

    “有道理。哈哈哈哈……”杨广大笑,策马奔腾,“献沉,回去赶紧把智艾骨灰送给张竹,我感觉要有一个有趣的事发生,江湖会再震动一次的。”

    “好的兄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