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侦探推理 -> 木竹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心碎如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藏乌山距离一线山百余里,风景秀丽,山色宜人。张竹二人花费三天多才来到这里。

    站在山下,侯毅的脸上显出少有的庄重颜色,“昨日诸多因果,希望由此了结。”

    张竹猜测侯毅之子的妻子、天阳门遗孤,那个把老人弄成残废的人就在山上。他记得藏乌山这里有一个朝廷任务,难度很高,有无数人挑战,可至今无人完成。任务目标是一个女人,或者说是一个女魔头,十五、六年前来到此山,经常劫掠路过旅客,杀人放血,修炼邪术,武功高强,手段残忍。不过十年前她被一名神秘江湖女侠击伤,之后再不敢下山,老实很多。“老头,你如何上山?要我背吗?”

    “不用。几个月前此山爆发出一股特殊内劲波动。我猜她已经练成天阳门的天阳神功第八重。你若上山,莫说靠近,在半山腰就必死无疑。”老人说道,“我自己去。”

    “你自己去?怎么去?”张竹说道,“你又没腿,怎么去?爬?一点点磨?”

    “哈哈,小兄弟,今日让你见识见识。”侯毅大笑一声,“呼~”平地起罡风,浓厚的雾气从无名处冒出,残疾的老人“嗖”的一下飞起,驾着云雾慢慢飘向山顶。

    “啊!”张竹睁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小兄弟,傻了吧。我会飞!”侯毅调笑一番,而后瞬间加速,很快消失在山林深处。

    “我这是在武侠世界,还是仙侠世界?!”

    老人上山不久,一股冲天气势从山顶爆发,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遍整个藏乌山:“残废,你终于来了!我已经等你好久。今天我终于堂堂正正为父母兄弟报仇。”这句话过后,山顶开始爆发大战,时而有狂暴火焰震天动地,时而有强龙气劲穿天透地,两股力量对冲,石破惊天。正是:断箭再战金阳地,遗女雪恨藏乌山。十年身残志亦毁,百冤凶气怒苍天。血海深仇燃无错,不该劈砍无辜柴。亢龙冲杀伤万物,落魄平原终放怀。若得斗转弥罪孽,星辰共耀同天彩。即使是站在山下,张竹仍旧被传来的内劲冲击波震伤。

    不过大战持续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仅仅三炷香而已。在山顶没有动静后,一个声音传入张竹耳骨:“小兄弟,上来吧。”好一个千里传音术,相隔甚远,听起来却好像就在面前说的。

    张竹没有犹豫,赶忙上去。来至山头,只见整座峰顶几乎都有破碎,好似经历无数门朝廷雷火巨炮轰击数月一样。侯毅老人躺在地上,除气息虚弱几分,与上山前没有太大差别。当然,残疾到他那种程度,再惨又能到哪去呢。老人对面不远处有一个女人,长相甚是可怕,五官扭曲,皮肤血色暗红,厉鬼一般。尤其是她那对眉毛,竖直立着,像两把黑剑插在猩红的眼睛上。女人一动不动,恶狠狠盯着侯毅,简直像要吃掉他。

    “孩儿啊孩儿,我已经破掉你那走进邪道的天阳神功。”侯毅说道,“你残虐于我天经地义,甚至杀我儿子,我也没资格复仇,但你不该为祸武林,戕害无辜。你这么做没法重现天阳门的辉煌,只会让它受尽唾骂,坠入魔道。反辱天阳门之声誉。”

    “呸!”武功全废的女魔头骂道,“你也配说我滥杀无辜,你自己不觉得可笑吗?!若非你胡作非为,我天阳门光芒万丈,何须我这小女儿再振声威!”

    “我是没有资格指责你。”侯毅说,“但我不得不做。”他内力运转,漂浮到女魔头面前,并将张竹的佩剑拘过来,放在魔头手上,“你只是神功被废,身体无恙,做个正常人没有问题,重新练习天阳正道神功也不是不可能。来吧,拿起剑,杀掉我,报仇吧。”

    女魔头看看剑,又看看老人。“呸!”她啐骂道,“你这无耻之徒,是想让我杀你,好让你心安,彻底放下杀我全家的罪过吗?我呸!妄想!侯毅!我告诉你,无论你是生是死是残是废,这段罪孽永远跟着你,缠着你,不要想逃掉。绝不可能!哈哈哈……绝不可能!你是罪人,永远都是!哈哈哈……”魔头歇斯底里地狂笑,“对,我根本不用杀你!那样太便宜你。我要你永远受杀害父母、义叔全家的煎熬,永远,哈哈哈……”从决定复仇那一刻,她就已经放弃自己,只是个被命运操纵、挤兑的可怜人而已。

    侯毅静静的“站”在原地很久,深深呼出口气,说道:“孩儿啊,无论你杀我还是不杀,那份罪孽我都不会忘记。一直背着。永远。没人能让我心安,更没人能让我得到宽恕。我是罪人。永远!但你又何必对自己这般残忍。你不是天生坏人,只是仇恨和身世强行逼迫你作恶。错不在你,在我。来吧,杀掉我,放过自己,你不该过得这么痛苦。错,都是我的。永远!”

    女魔头挣扎站起来,俯身捡起剑,低着头,“呵呵呵……”笑声阴森森,“侯毅啊侯毅,你当真是个绝!世!恶!人!”“刺啦。”长剑吻颈,她不但没有杀甘心受死的侯毅,反而自我了断,“香消玉殒”。

    “啊!你!啊~!”老人脸上显出极其悲痛的表情,朝天怒吼,“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啊!”没有指头的双手狠狠击打地面,一个个难以探查深度的孔洞从山顶直直向下不知多远,“老天爷,你既然让我知错,可为什么不给我改过的机会。为什么要把错误一遍又一遍的让我看啊!为什么!”这一声,既是年老残废的侯毅喊出,也是年轻健康的神箭山庄少庄主喊出。“噗!”鲜血喷吐,侯毅后仰摔在地上,念念不断,“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

    说实在的,张竹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还以为会是老人击败女魔头,但自愿死在她剑下,女魔头幡然悔悟,原谅老人,然后老人死去,女魔头改过自新,重建天阳门,成就另一段传奇。

    “我的错,我的错……”瘫在地上的老人嘴里不断重复着,两行血泪从没有眼球的眼眶中流出。

    现在这种情况,张竹不知如何安慰侯毅,只希望他能……“唉~他又‘能什么’呢?”一个垂垂老矣的罪人,什么都“不能”。女魔头虽然没有刺出那一剑,但对老人造成的伤害更大。杀人诛心,大概便是如此吧。即使感慨老人际遇,可真的做不得任何事,张竹不忍心看地上心碎如泥的侯毅,目光躲向一旁。“哎?!”无意中,他好像发现什么异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