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网游动漫 -> 赛博英雄传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可能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向山抱着手臂冥思苦想的时候,科研骑士帕尔米恩阁下率先找上门来了。

    “听说你同团长之间闹了一点不愉快?”

    “嗯,是有一点吧。”向山抬起头看了这位名义上的领导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将思路集中在自己面前的数据上。

    “可不要闹得太严重啊。”帕尔米恩叹息,“团长其实不算苛刻之人——与其他的骑士团团长比的话,咱们的团长是很有容人之能的。”

    向山有些诧异。他还以为最先来找他说事的,会是负责这个骑士团内部六龙教教务建设的德文尼亚副团长。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又怎么会有愤怒与不满呢?一切都是为了六龙教的大业。一切都是为了那一个遥远的目标。”

    向山微妙地调整自己的语气参数,让帕尔米恩自己去品。

    反正这段录音拿给团长阁下听,团长阁下自己都没法挑出错。

    要小心,不能犯错。

    “哈,你还真是……”

    帕尔米恩自认为是与这位弗雷骑士在组里“明争暗斗”过的。弗雷骑士虽然表面上谦让有礼,但内里是寸步不让,对数据以及项目都有很强的掌控欲——这当然是因为向山背后有大秘密,要堵死所有有可能泄密的途径。而在与他关系最近的帕尔米恩阁下来看,这个家伙就属于权力欲望旺盛的类型。

    帕尔米恩阁下可不怎么相信这种话。

    不过帕尔米恩也理解这种“说话滴水不漏”的态度。在这么个“任何人都天然具备录制设备”的时代,在这么个复杂环境,就绝对不能说错话,绝对不能轻易跟人交心。

    “哈。我可听说了,你跟团长之间,可是爆发过争执的。”帕尔米恩说道,“团长的武功也不差的,还跟太空电梯的镇守武官有私交,偶尔也会接触高端武力……”

    “论武功,我毫无疑问比团长更强,也比您更强。”向山这句话没有半分客气。

    这在帕尔米恩看来,就是心中有火没处宣泄的信号。

    “对对对……”

    “不,您不知道。”向山说道,“我知道,咱们是散人众,跟护教众路线的教友不同,对武力没什么要求,需要的是科研能力。武功只是调整身心的技艺——但是,我很为我的武功骄傲。”

    这个时代的科研骑士尽管对武力没有硬性要求,但是还是有修习武功的风潮。将智人提升为基准人的那一代科学家们中,最优秀的几人,后来全都成为了武者。或许武功的修习,就是“认知提升”的前置技术也未可知。因此,武术就是所有科研骑士团都开设的选修课。哪怕是没有田野调查需求的科研骑士,也会自己修炼一下,提神醒脑。

    其中,对无数怀有虔诚情感的科研骑士一样大有人在。

    六龙教的苦修士中,这种人的比例更高。

    向山就是最出色的“项目管理者”。模仿向山的行为、某种程度上走向山走过的道路,对于六龙教苦修士来说就是一种试图提升自我的过程——是一种修行。

    帕尔米恩再次强调自己能理解。

    而向山则道:“我能够从武神的帮手们手下逃脱,凭借的就是这一身功夫。我绝非弱者。这一身武功让我走到了这里。所以我能感觉到——团长未免对武学太过鄙夷了。我们不是护教众,不需要武力,但是我们必须倚仗护教众的力量。我们必须拥有武力。伱能明白吗?”

    ——对武神的ptsd,导致了对武术的异常感情?啧啧,真是惨。

    帕尔米恩点了点头,算是安慰:“嗯,了解了。”

    “我是真恨不得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武术,武学。我甚至愿意做护教众的工作……”

    “啊?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当我没说吧。”

    向山当做只是自己一时情绪失控,说出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改口。帕尔米恩说道:“难道说六龙教有需要,你便愿意为了我教而行刺杀之事?你是这个意思吗?”

    “不,没有这回事。”向山矢口否认,“现在项目到了关键时刻,我没有那种时间和精力,阁下。我必须尽快完成自己的项目。”

    “不……其实我们最近确实有一点儿……需求。需要去刺杀。”

    在那一瞬间——向山说出“我愿意当护教众”的瞬间,帕尔米恩确实是起了疑心的,所以他故意这么说。

    六龙教最近要从太空电梯全面撤出。这是团长在回到骑士团驻地那双螺旋状的大厦之后,召集所有骑士团干部宣布的第一桩大事。留在这个驻地的几名六龙教旗主、护法都被派了出去,进行各种销毁证据的事情,暗杀部分知道得太多的太空电梯工作人员,同时警告另一部分,让他们潜伏起来。

    这可是个大活。

    如果这个弗雷真的是奔着“别的目的”来的,那么这项六龙教近日以来的大活动,他绝对会感兴趣。

    但弗雷的回答,很符合“逻辑”。他确实对这刺杀行动没有任何兴趣,就连情报也懒得询问。

    但是,向山心念电转,却是大概把握住了一些东西。

    ——这里的六龙教护教众,在忙于一件事,一件需要武力值的事情,并且这件事令护教众人力多少有些捉襟见肘了。否则的话,这个念头不会这么快就出现在帕尔米恩的脑海之中。

    相处了好几个月,向山早就摸清了帕尔米恩的脾性。帕尔米恩向来是开口早于思考完毕的。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心中可能还没有成型的念头,只是对弗雷骑士那“愿意当护教众自证清白”的离谱发言震惊,继而起疑,决定试探,至于整个逻辑,应该是那句话说完之后它才盘顺的。

    因此……

    ——六龙教需要刺杀什么人,一定程度上是真的。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还有可能是什么事情呢?六龙教现在紧缩都来不及啊。可能性应该只有……

    向山摇了摇头。看起来最近太空电梯或许会生出一些波折,因为部分岗位的部分工作人员会突然暴毙。

    团长埃迪卡拉回来那天莫名恶劣的心情,还有最近的行为,基本都能支撑这一结论。

    当然,不保险,需要之后再侧面打听更多情报,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但现在没意义。

    更可惜的是,向山目前与侠客方处于断联状态。他没法将这则情报发给尼娅古蒂。

    必须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项目上。

    见到弗雷骑士这么识趣儿,帕尔米恩很是高兴。“果然是我多心了吧。那只是一句愤懑之言。”他如此想道。帕尔米恩几乎彻底放下了对这位教友的怀疑。

    信任是需要一点点积累的东西。

    而现在向山已经刷了很多“信用积分”了。

    ………………………………………………

    数小时之后,帕尔米恩对着团长埃迪卡拉共享了自己的记忆。

    其实轮到“信用积分”,这些彼此之间朝夕相处数十年、百余年的科研骑士之间信任只多不少。向山一个突然来到的外人,是无论如何也没法超过这一层关系的。

    至少在六龙教教务的问题上,帕尔米恩对埃迪卡拉毫无保留。而帕尔米恩去找弗雷骑士谈话,也是得自团长的授意。

    “团长,这年轻人,敢怒不敢言啊。”帕尔米恩如此说道。

    “少含沙射影。”埃迪卡拉挥了挥手,“我在火星的时候你们遇到了没法报告的情况,我也懒得责怪你们什么了。别忘了,骑士团是我私人所有,你们的经费是服从我的分配——过去一百年里,我可曾出做出让你觉得委屈的不公正之事?”

    “……没有。”

    “你们擅自分配了教内流失项目,这是你们对不起我。”埃迪卡拉说道,“这是你们贪心过于炽热,忘记了公正。”

    帕尔米恩没有再说话。

    埃迪卡拉其实并没有非得到这个项目的想法。埃迪卡拉团长所处的视角就又不一样了。生命熔炉骑士团承接了一个星球的基因税核对工作,并且负责的行星还是人类的故乡——地球。这是一个独立骑士团所能获得的最高殊荣了。帕尔米恩要再升,那就只会在保留骑士团所有权的同时,获得火星圣殿的任职。

    而对于圣殿的骑士长们来说,这么一项强大技术,反而算不得什么了。

    神速王的大脑强度,是众多技术堆砌而成的。况且这也只是提升神经元韧性这一个方面。没有基础理论层面的重大突破,也不能带来新的研究方法。这么一个项目,撑不起骑士长的底气。

    埃迪卡拉最介意的,其实是副团长们“绕过团长进行利益划分”的行为。这让她感觉自己对自己骑士团的控制力有所降低。

    因此,不管副团长们如何进行划分,他都必须否认这个结果,在这个基础上进行重新划分,哪怕自己倒贴一些资源进去也要如此。他要重新干涉分配,以宣示自己对骑士团的所有权。

    副团长们其实或多或少也能想到这一层。但是“干涉”与“干涉”之间又不是一回事。这不妨碍他们把弗雷骑士推出来顶雷。

    在得知了弗雷骑士与团长爆发了巨大冲突之后,他们自然会觉得,团长的怒火消了不少,在重新分配时的心态会有所区别。

    最不相信弗雷骑士的,其实还是埃迪卡拉团长。

    帕尔米恩与弗雷闲谈,确实是一时兴起。而他感觉到可疑的点后立刻找团长复盘,自然也是出于六龙教的内部信任。

    不过光从这段对话,埃迪卡拉团长完全察觉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甚至他感受到的“不合理”,比帕尔米恩感受到的更少。

    埃迪卡拉晓得武术水平更低的自己,靠着学术水平将弗雷骑士摔了出去。弗雷骑士因此而产生了“帕尔米恩不尊重武道”的怨愤心。很正常的一件事。

    尽管这是他自己要求的,但是“摔出去”这种形式却是埃迪卡拉刻意选择,算是某种试探。

    “居然……挑不出毛病啊。”埃迪卡拉双手交叉,“看来……真是个苦修士、好教友?”

    他沉思片刻之后,取出一个存储设备:“明天你跟弗雷骑士有研究方面的组会要开吧。帮我把这个带给弗雷骑士。就算是我个人给他的补偿吧。”

    当然,团长暂时没有让副团长们知道他与弗雷骑士达成的默契。

    至少在他重新确立自己在团内的绝对权威之前,他不希望这些下属拧太紧。

    此时此刻,埃迪卡拉其实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

    “不,这怎么可能……为什么……”

    这是数日之后,向山于空无一人的静室之中,情绪近乎失控时说出的话。

    拿到存储器之后,向山甚至都没有扔进虚拟机,直接快速阅览着数据。

    ——这些天净勾心斗角了,不纯粹了啊,不纯粹了。我可是科学家。

    在开完组会之后,他就收到了来自这份来自团长的意见与建议。

    约格莫夫补全了他在生物学领域的思维能力。但是技术积累的差距却很难一蹴而就。埃迪卡拉团长是太阳系有数的大团团长,有资格进入圣殿任职。可以说,他就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生物学家之一。而作为科研骑士的知识积累,也不是向山立刻就可以比拟的。

    至少埃迪卡拉团长给出了众多的指导意见,并且对向山分享了大量的细胞层级改造的资料。

    ——草……好人啊……

    尽管埃迪卡拉给向山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仿佛是个学术官僚。但至少学术水平真没得说。帕尔米恩“慷慨”的评价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不过向山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埃迪卡拉提出的另一个方向所吸引。

    即“该种细胞骨架的来源,并非是细胞自发形成,而是由数种外源的物质,在脑内完成转化”。

    根据样本细胞骨架的元素比例,埃迪卡拉提出了数十种基于已有细胞层面改造手术的植入物质组合。这些组合在特定的条件之下,都有可能在脑细胞内进行转化。

    向山自己就有类似猜想,但是他做不到埃迪卡拉这样,直接列出可能的组合,并列出研究计划。

    如果说向山之前的工作,是百尺竿头,那么埃迪卡拉便直接让他更进一步了。

    而数日之后,向山才将目光转向了埃迪卡拉计划中,优先度较低的几组物质组合。

    埃迪卡拉给出了理由。这些物质组合虽然有可能在细胞内完成转化,形成细胞骨架,但是……

    那或许需要很多时间。

    这些物质太过惰性了。

    原本向山是没有多想的。

    但是,在看到了一组物质的一瞬间,一个可能性划过他的脑海。

    ——等等……这是……

    向山仔细将那一组物质又看了一遍。

    没错,都是他很熟悉的细胞植入物质。

    而“向山熟悉”往往意味着,它们当中很多都是升华战争前后的技术。这是向山最熟悉的内容。

    ——等等……等等……

    ——无氧环境……几乎无电……细胞生命活动完全停滞……

    ——没有氧化剂的环境下……

    ——再结合我大脑有可能产生出的物质……

    向山想到了一个可能。他输入了数据,要求计算机模拟一种情况。

    等待计算机跑数据的事件分外煎熬。明明……即使只按照最初武祖向山所渡过的岁月算,向山也是一个一百多岁的人了,但是这一段时间,比他生命中其他任何时间都令人煎熬。

    他得到了那种反应所需要的事件。

    二百年,正负差距二十年。

    一百八十年至二百二十年之间。

    这颗人头,在战舰的封闭环境里,停留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形成这样的细胞骨架。原本的硬质化强化被时间的力量转化了,变成韧性加强的细胞骨架。

    埃迪卡拉不觉得这个是改造手术应有的路径。因为这个反应本不可能发生。

    二十二世纪初的人类设计大脑硬化手术的时候,预计的想法是“战争会在数十年内结束,到时候要进行硬质化手术的逆转手术”。没人考虑过这些物质能不能稳定存在二百多年——还是无氧无电环境稳定存在二百多年。

    而它们……或许真的……

    在漫长的时光之中,转变了存在形式。

    “不,这怎么可能……为什么……”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