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爱书小说 -> 恐怖灵异 -> 嫡女贵嫁

正文 番外、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小姐的身体还是有些不好,莫影之前派服好几位太医替她看过,可惜已经伤到了根派,这以后再难有子嗣。

    赵小姐的身体不太好,脸色看着倒还好,进门后先是对莫影行了一礼:“见过英王妃。”

    “赵小姐……还是称呼赵小姐吗?”莫影请她入座,一边笑着问道。

    “大哥的人没来,那就是赵小姐。”赵小姐柔和的道,笑容温和,一看就是一个脾气好的。

    自打莫影和她见过之后,也很喜欢这位赵小姐,心性脾气看着倒不象是北疆的贵女,更象是江南一带的世家千金。

    除了身高高一些,其余还真的看不出来。

    “那就暂时委曲赵小姐了。”莫影笑道,“听说北疆的使者马上就要来了,赵小姐的身份到时候也可以恢复了。”

    “一切都赖英王妃之恩。”赵小姐柔声道,抬眼带着感激看向莫影,“大哥和我都很感谢英王妃,若不是英王妃之恩,我们恐怕……”

    大哥能这么快坐稳太子之位,把姑姑一脉的人全压下去,很大一部分就是依赖到当初大哥拿到的那枚玉片。

    英王给大哥的玉片,是北疆皇室重要的传承之物,当初王庭中不见了此物,整个北疆几乎就乱了。

    幸好……最后还是回到了北疆……

    “赵小姐客气了。”莫影微微一笑。

    赵小姐一脸正色的道:“没有客气,这是真的,当初……所有人都在找,翻了地的找,可最后只能确定这东西到了大周,可是姑姑他们说这东西也不在大周的皇家,应当是落在几位当时跟着一起追到王庭的将军手中。”

    莫影握着茶杯的手重重的捏了一下,很疼,然后缓缓放心,脸上的笑容淡冷了下来,爹爹只觉得这东西可能重要,却没想到这东西重要到这种程度,以至于北疆的那个元和大师,拼了命的想找到。

    借着檀珠不见了的缘由,在爹爹的书房里翻找,说是替裴洛安找他写给肖先生的信,其实要找的从来不是信,靖大小姐和奇烈皇子的信真的不算什么,上面也没说是谁写给谁的,就算发现也不算什么。

    爹爹身死,这个和尚也在,留下佛珠找理由再来翻爹爹的书房,裴洛安说什么怀念旧人,让凌安伯府一切归于原样,只是为了更方便的寻找罢了,之后又是嫁妆单子,又是找到的对牌,都是为了这一件东西……

    爹爹的事情,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刘向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奇烈皇子一脉,再加上里面有柳夫人的算计,青云观主的算计,还有皇后娘娘的算计……

    手稍稍的往胸口处按了按,这些事……她不愿意再想!

    ‘王妃不舒服吗?’赵小姐身体不好,对于莫影的这种行为最是敏感,见她伸手往胸口捂了捂,急忙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方才有些闷。”莫影抬眸,笑意渐渐泛起。

    “没什么事?”赵小姐侧头问道。

    “没什么事。”莫影含笑答道,然后站了起来,“赵小姐还没怎么逛过英王妃,正巧今天天气还好,莫如我们走走?”

    天热其实并不是一个最好的走动时机,不过这会天色却是有风起的,看着凉快了许多。

    “主子,可能要下雨。”安冬对窗外看了看,提醒道。

    “就到前面的阁楼里坐坐,近的,没多少时间。”莫影站了起来,这里的确太热,感应到外面有风,她实在坐不下去。

    这段时间她很容易燥热,以往坐在屋子里,静静的基本上很少出汗,就算外面热的很也一样,可最近,就算什么也没做,也觉得燥热,现在外面起风了,虽然看着要下雨,她也想去外面走走吹吹风。

    见她执意如此,雨秀和雨春只能准备了雨具,跟在莫影的身后。

    外面的风很大,天上乌云密布,看着就要下雨了似的,幸好她们到前面阁楼的时候,雨还没有下,依旧是阴阴的。

    到了阁楼里,才坐下,外面就下起了大雨,雨水如同珍珠一般,扯天扯地的落下,让雨秀和雨春后怕不已,差一点点就堵在路上了。

    主子现在的身子更是不能淋雨了。

    虽然也带了雨具,就怕一个挡不住,让主子不适。

    一路走过来,终于凉快了许多,莫影在长窗前的椅子前坐定,看了看外面下的一片阴暗的雨,笑了:“幸好。”

    否则就只能就近找一个院子避雨了,这一处阁楼比较凉快,比她之前住的院子凉快许多,更适合在这种时候坐着聊天。

    赵小姐也坐了下来,同样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接过雨春送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放了下来:“英王妃,听说昨天……宗人府那边出了事情,大周的废太子用了北疆的巫祭之法?”

    “赵小姐知道了?”莫影挑了挑眉,这位赵小姐向来是深居简出的,平时也不会理会外面的事情。

    “知道了,我身边的人听说的,说是跟北疆的巫祭有关。”赵小姐不安的道,拿帕子轻轻的抹了抹唇角,“其实北疆的巫祭没那么玄乎的,就是说的人多了,越说越玄乎的,我以前也觉得很不一般,后来还是母后说的,才知道巫祭要配合一种草药才行。”

    “迷梦草?”莫影想了想,终于从记快深处找到了这个说法。

    “迷梦草。”赵小姐肯定的点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北疆的迷梦草,一直是巫祭们最多用的。”

    “赵小姐认识吗?”莫影有忽然想起一件事情,笑问道。暴雨这时候已经渐渐的停了下来,雨变小了。

    “迷梦草是认识的。”赵小姐微微一笑。

    “不只是迷梦草,还有其他一些。”莫影回头吩咐了几句,雨春转身离开,不一会儿从外面带着几个小丫环过来,每个小丫环手里都捧着一个花盆,“赵小姐帮我看看,这些都是什么,有什么功用。”

    原本就想去找赵小姐,没想到赵小姐居然上门了,倒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这些……这……这些……”赵小姐站起来,待走到近前,看着这一株株形似普通的草,其实都不普通。

    “赵小姐认出来了吗?”莫影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

    “一株拿远一些,不,放到外面去。”赵小姐见莫影过来,急忙指着其中一株急切的道。

    捧着花盆的小丫环看了看莫影,不知道要如何处置。

    莫影含笑点了点头,丫环急忙退下。

    “这些都是北疆的……都是北疆特有的,英王妃是从哪里得来的?既便在北疆如果不是精心养着,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赵小姐长出了一口气,一脸的惊讶。

    “从柳夫人住的院子后面的小院子找出来的。”莫影笑了,并不隐瞒。

    那些原本看着普通的草,还是莫影特意的找出来,让人挖过来的,没想到居然还真的和北疆有关系。

    当初曲太妃的事情,还在当初齐太夫人的事情,不用说这位柳夫人都是自己亲自上的手,只不过柳夫人狡猾,没有被人抓住实证。

    对于齐太夫人的恶意,莫影还是觉得能理解的,必竟那个时候齐国公府摇摆不定,令柳夫人生了怒意,这才想对付齐太夫人,但是曲太妃的事情,却是莫影现在也想不通的,一个老太妃,又一直在深宫里,几乎不见人,怎么就会惹上这位柳夫人。

    更多的理由看着更像是因为自己,必竟那个时候的自己和曲太妃走的很近,曲太妃也很痛爱自己,就如祖母一般。

    这是见不得自己好,要把自己身边所有对自己好的人都带走的意思了?

    柳夫人死在自己女儿的手上,死在她千方百计想推到太子妃高位上的女儿手中,也是纠由自取。

    “应当是姑姑送过来的。”赵小姐脸色一冷,“姑姑明明是我们北疆的长公主,却一直和她的夫婿图谋我们北疆,连北疆的这种珍贵的药草都舍得给和姑父稍有关系的柳夫人。”

    柳夫人的身份赵小姐现在也知道了。

    “方才那一株,对于身体虚弱的人特别不好,时间长了,容易害其性命,就算是在北疆,也是不能随便种着的,姑姑一心只为了姑父,却没想过我们北疆,当时给我下毒,行刺大哥,甚至于父皇,都只为了姑父……”

    赵小姐说起这段往事,心头不免有几分怨恨,若不是因为姑姑,她如今也不会落到这么一个地步,堂堂北疆的长公主,只能随着哥哥逃到大周,差一点点和哥哥就折在了里面。

    她死了不算什么,可大哥是北疆唯一的正统继承人,若大哥有个好歹,北疆必然会落在姑父的手中,到时候北疆还是北疆吗?

    见她如此气愤,莫影笑着拉着她重新坐下:“都过去了,柳夫人也过去了,以后北疆和大周应当会交好吧?”

    “那是自然,我留在此处,也是为了安两国的心,结两国秦晋之好。少了那些为祸天下的人,两国之间更应当友好,为边境的百姓,为两国的百姓,求一番福祉。”赵小姐一脸正色的道。

    “既如此,我这里倒是有人选让赵小姐挑一挑了。”莫影笑眯眯对雨秀招了招手,雨秀转到里间,从里面取了一套画册过来。

    仔细一看,居然是些皇室中的年青世子和王爷,都有着皇家血脉,这里面甚至还有:“这是英王托付我的,只是这种事情有,还是赵小姐自己挑选的好。”

    看清楚这些,原本意正辞严的赵小姐的脸立时就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